二少第2099章 二少救美

    沈丘听着不竭 的順耳 喇叭声,表情 烦躁。

    他紧握住标的目的 盘,怒嚷:“这些人还来劲了是不?

    人多又怎样 ,我手底下的弟兄可没一个怕的。

    康小姐您耽忧 ,就算待会是场硬战,我们 也一定 不会让你受伤。”

    康琴心倒不怕,真要混战起来,不说退敌,但自保的才华 一定 是有的。

    可是,她想到车里好不轻易 集齐起来的假钞,此事不宜闹开。

    若真的上了报,损失最大的一定 还是康氏。

    她看了眼前后,此处本就接近 郊外,又是条旧街,既波动 又狭窄 ,因此 那些人只能不甘的跟在后面而不能 越前。

    但是 ,待拐出这条街以后 就是沿河大道,那边地段空阔 ,别说并行,就是包围 都不成效果 。

    “控制些车速,慢点开。”

    康琴心吩咐着,“尽量 往郊外开,不要惊扰了郊区里的市民。”

    沈丘年少气盛,单手摸了摸腰间的配枪,心知待会要动真格,欷歔 且兴奋的应道:“行,都听您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想得不够 周全,忘了我们一家家的上门,那些人自然不会束手待毙 。”

    康琴心自责起本身 行事草率 ,“不外 好在他们是这样直截了当 的方式,没有布局不才 一荚 蝗 若是安插 个暗躲 就更辣手 了。”

    沈丘答道:“这说明 眼前 之人还算守行规。

    我们不怕真枪实战,就怕在眼前 弄 阴的,最使 人不耻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,就是靠身手 服众的。

    康琴心不语,难道用假钞坑康氏银行这类 毒计,不是阴招吗?

    汽车渐渐 驶出旧街,刚拐出往 沈丘便立即 减速 ,连带着后面随着 的车提速起来,一行车队浩浩荡荡的驶在河边。

    “康小姐,您身上有带枪吗?”

    康琴心应道:“有。”

    小舅舅赠她的那柄手枪,一直都随身带着。

    她刚答完,便闻声 子弹打在汽车外壳身上的砰砰声。

    康琴心转身,是随护他们的车中了招,能够 是被击爆了轮胎,曾 自愿 停下。

    康琴心开口 :“停吧。”

    灵敏的取出 手枪,并扣子弹上膛。

    交兵 是必不成 免的了。

    沈家的人身手都不错,也有战术,能攻能守也能打庇护 。

    只是,人手究竟 是少了些,分红 两派显得各不得力。

    沈丘一直护在康琴心身旁 ,面对枪林弹雨般的强势攻击,渐渐有些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对方恍如 能看穿他们的走位和应对战术,总有办法攻破,曾 渐渐迫近 。

    他觉得趋向 分歧 缺點 ,皱着眉头大喊了声老三,让他送康琴心分开 。

    沈丘也许 还不知道,对面的人也是沈家的人,自然理解 他们的应对方式。

    沈英豪本就想要康琴心死,不只是由于 她曾 救了沈君兰的缘由 ,更是耽忧 沈君兰与她交往过密,结合 康氏气力 与他作对。

    上回在天河桥四周 的暗躲 便由于 轻敌而失了手,这次既然要做,又怎会没有周全的考量?

    这些人是不能 够 答应 她分开 的。

    老三得令豫备 送康琴心上车,但基本 寻不到时机 ,对方子弹充足,是宁可错射也不答应 他们有丝毫移动 的时机。

    沈丘末尾 着急了。

    康琴心也有些慌张 ,若是近身搏击对打他们都不怕,就这无止尽的枪击真实 难以回击。

    本来 半下午的顺风逆水 ,实则就是在等进 夜 ,等他们到这边郊无人之地动手。

    身旁 已有人末尾 倒下,但还是忍着伤痛继续 战役 。

    情势对他们极为 不利。

    对方想要速战速决,所以是不计结果 的攻击。

    都是沈野生 出来的打手,身手身手 八两半斤 ,人多上风 便不言而喻 了。

    枪子从大江南北 而来,忽然 间康琴心被沈丘推倒在地,紧接着就听到一声闷哼,是压抑着痛楚的声响 。

    康琴爬起见他左肩已中枪,心急道:“沈丘!”

    正要过来 检查 ,擦耳又是一记子弹,就像是贴着她的脸而过,落在旁边的汽车上,瞬间穿碎了玻璃。

    康琴心看 着伤痕累累的他们,心中十分 惭愧 ,正要起身面抖嗄 保膊恢雍未戳艘恍猩碜啪暗谋耍肿啪钩苑骄褪且煌ㄉㄉ洌芸炀捅仆肆怂恰

    那些人见情势 不利,立马上车要跑。

    后路已被汽车堵住。

    是司家的车。

    宋和真站在车前指挥人上前擒拿,都是练习 有素的兵士 ,对付 些江湖打手自然不在话下,没多久便把人制住了。

    他走到康琴心身旁 ,礼貌的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康琴心正搀着沈丘,见他过来,感谢 道:“宋副官,今晚多谢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又看了眼其不远处的车座,低问道,“是二少在车上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,我陪二少刚从学校出来,正豫备 回市里。

    远远闻声 这边枪战,命人先行探听 了消息,没想到竟然 是康二小姐您。”

    宋和真见他们损兵折将,又看了眼沈丘,招手唤了两个小兵来,吩咐道:“帮他们复杂 处置 下,再安插 车送医院 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同康琴心道:“我带您往 见二少。”

    康琴心见沈丘有人帮手 了,心里稍松,颔首应道:“我们的车怕是不行 了,劳烦宋警官找人帮我拾掇下车里的钞票。

    后座的和副驾驶位上的要分开,谢谢。”

    宋和真颔首道:“康小姐耽忧 。”

    康琴心走了两步,又看 向那些被制住的人手,转身正想对宋和真开口 ,对方先语道:“我知道怎样 处置 ,会留活口的。”

    康琴心抵至车旁后,也没磨蹭摇摆 ,借着副官的效劳 上了车,就座 在他身旁 。

    刚落座,发现旁边还摆了几本书,拿起来让本身 坐得更舒适 了些,将书朝旁边人递往 ,真诚道:“谢过二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沈君兰和沈英豪撕破了脸皮,本身 出行都一大堆人随着 。

    你倒是有胆量,就这样在市里到处跑,是真的不怕死吗?”

    司雀舫语气凉凉,透着嘲讽,又似带着几分复杂。

    康琴心摆手回道:“但总不能 由于 这样,我就不出门办事了吧?

    畏首畏尾,可不是我的处事风格 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看 了眼外面 正在被拘押上车的那些人,问道:“你把人带走,是豫备 怎样 做?”

    “本来,沈家的家事,我是不便插足 的。”

    司雀舫语气严厉 ,话锋一转又说道:“但你卷进 其中,就不再是沈家内事了。

    看来,我是不帮沈君兰不成了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引荐 票 参与 书签下一页